执法队启动发电机吼叫 半夜查狗牌吵死人

193℃ 382评论
执法队启动发电机吼叫  半夜查狗牌吵死人

百乐县议会捉狗执法队在半夜时分直捣直凉妈主花园住宅区,出动3辆车与启动发电机,敲门叫呼养狗住户,要他们为狗只申请狗执照(狗牌),狗吠声与发电机的声音扰乱人民的睡眠,结果居民拨电警方求救,该捉狗执法组才罢休。

此事件在昨晚午夜12时发生,当时,该住于斯里文打区的妈主花园一路突然来了3辆县议会的车辆,车辆停在路中央并开着引擎,然后有8名人员下车逐户检查养狗住户。

居民报警即收队

这半夜到来的车辆引来该区的多只狗只大声吠叫,加上引擎与其中一辆车上装有发电机的吵杂声,多户人家被吵醒,更有小孩因此哭叫,执法人员甚至还敲打门户,要入屋检查狗执照。

这些举动除了扰人清梦以外,也引起人民恐慌及担心安全问题,人民更埋怨执法组在半夜前来执法,在投诉不受理会的情况下,唯有拨电话给警方求救,该捉狗队人员知悉后才收队离开现场。

强制即场申请狗牌

住户刘福成说,3辆车的人员,包括5名相信是合约性质的捉狗执法人员、1名便装人员及2名身穿县议会制服的人员。

他说,3辆车在午夜12时许驶到该花园一路区,中间的车还有发电机,由于声量极大,吵醒许多住户。

他说,他上前要求熄掉引擎,但是他们却以需要用到发电机来操作电脑、发执照以及照明而拒绝。

“捉狗队人员半夜来执法已经引起不满,他们还敲门要养狗人家当场申请狗牌(狗执照),做法极不合理。”

他说,有两户人家被这批人员登门查询,强制要他们给狗只申请狗牌及更新狗牌,即使是长期绑在屋内的狗只也不得幸免。

他指出,在整个住宅区充斥的狗吠声中,这批人员花上逾一小时的时间仍没有处理好,而车辆引擎与发电机却一直不熄掉,他忍无可忍的,唯有拨电话给警方要求插手及前来协助。

他说,相信是他拨电给警方引起这批人员的担忧,他们即刻停止逐户检查,上车后就离开现场。

狗吠不停吓哭孩子

居民许女士说,半夜突然来了多辆车及狗不停的吠叫,惊醒及吓到其两名孩子放声大哭。

她斥责说,在夜深人静的半夜时分前往花园住宅区展开检查狗牌行动,是极不合理的行动,当局根本没有顾及人民的生活起居,也妄顾人民的感受。

针对此问题,刘福成已向前任县议员黄奕龙寻求协助,以便到县议会投诉此事。

他说,人民也希望确认这项行动的合法及辨别真伪,因为一般上人民申请或更新狗牌都是到县议会处理的,所以,是否需要当场更新或申请狗牌,让人质疑。

“半夜执法虐待人民”

刘福成说,他并不反对县议会捉狗队执行任务,但是不应该选择在半夜执法,因为这可能会产生保安问题,人民也有理由怀疑这是否合法的执法行动或冒充县议会官员的犯罪行动。

他说,有关行动,包括引擎与发电机的声音、狗吠声及敲门干扰等,对于一早需上学的孩童及在凌晨前往园丘的人民都是一种虐待,县议会没有考量人民的休息时间,让人不满。

半夜敲门不可思议

居民柯女士说,她是因为狗只不停的吠叫而被惊醒,过后,还有人敲门及呼叫,她隔了约10分钟才敢开门。

她说,其养的狗一直都被绑在家中,不曾外出过,所以不明白为何会有执法人员需要在半夜来敲她家门及要她马上给狗取得狗牌。

她说,她第一次遇这种半夜敲门要人民为狗申请狗牌的做法,感觉上是不可思议。

担心不法分子冒充官员

养有3只狗的苏亚珍说,执法人员先是在其门前的车底下捉了其一只黄色的狗,她见状即向他们表明该狗拥有狗牌,让该狗逃过被带走的命运。

她说,该狗的狗牌已到期,而另两只狗没有狗牌,有关人员竟然要她当场为狗只申请狗牌,才答应放过。

现场办狗牌才放过狗

她缴付39令吉拿了3张执照与3个牌。

她说,由于对该处的治安欠佳,多户人家都会养狗,狗只平时都是绑在家中,很少出外蹓踏,向来都没有问题。

她说,捉狗队选在半夜来查狗牌并不妥当,这个时间居民也不敢轻易开门让他们进去检查,因为居民担心这会不会是有人冒充县议会官员而进入干案的不法分子。